标王 热搜: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快报 » 行业动态 » 正文

从丝线经纬中窥见中华文明《中国历代服饰文物图典》惊艳上海书展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6-24  浏览次数:219
核心提示:  8月15日报道:近几年来,古装戏的大火让观众开始关心古代服饰,也常常津津乐道于某个剧组在服装方面的考据严谨。在古装界,
   8月15日报道:近几年来,古装戏的大火让观众开始关心古代服饰,也常常津津乐道于某个剧组在服装方面的考据严谨。在“古装界”,有一位深耕此领域多年的学者,他就是高春明。在今年的上海书展上,高春明历时13年编纂的《中国历代服饰文物图典》再度惊艳读者,让人从一丝一线,一图一纹中,窥见中国历朝历代的社会、文化、民俗、政治……
 
  40多年深耕20多次亲赴敦煌
 
  《中国历代服饰文物图典》可谓鸿篇巨著,全书6巨册,8开精装,收录了从新石器时代到清代的服饰实物、纺织品以及绘画、陶俑、玉雕、石刻、壁画、画像石、画像砖、瓷器、金银器、刻本插图等与服饰有关的文物图像近2000幅,其中包括流散于海外的珍贵资料和近年的考古新发现。
 
  该书纵向以朝代为序,中华几千年的服饰文化囊括其中,横向以人物身份为逻辑进行编排,历朝历代各阶层的服饰特点一一备述。折射了中国古代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发展轨迹,勾勒出华夏民族连绵不绝的生活画卷。这套书也是作者高春明40多年研究的深厚积淀。
 
  高春明自20世纪80年代起,长期致力于中国艺术史、民俗文化遗产和中国服饰史研究。在昨天的新书首发式和作者访谈交流会上,他表示,自己至今还记得自己在上海市文化局中国服饰史研究室工作时,在中国服饰史研究上耕耘多年的沈从文先生曾希望自己能担任他的助手,帮其完成自己的著作。“当时沈从文先生跟我说,‘我非常遗憾的是,我搞传统服饰研究,到现在还没有去过敦煌,也许我一辈子都去不了敦煌了。’”
 
  沈从文先生直至去世都没有去过敦煌。但座艺术殿堂沈从文先生心中的地位之高,给高春明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此之后,他曾二十几次去敦煌做研究。
 
  第一次进敦煌,高春明只有二十几岁,当时敦煌条件非常艰苦,水非常金贵。当时他们骑着骆驼,用汽油桶那么大的桶,自己带水进去,他们一个月没有洗过脸、刷过牙,为了对壁画进行写生、临摹,他们还要把水省下来调颜料。吃的是压缩饼干,嗓子干得直冒火,也舍不得喝一口水。好多次,鼻子干得直出血,他也不舍得用水去擦一下。
 
  “虽然生活上很艰苦,但是面对敦煌文化宝库,精神上的享受和满足却是空前的。”高春明说,自己曾在敦煌拍下了几千张照片,这些都成为自己研究古代服饰文化的珍贵资料。
 
  弥足珍贵90%的文物都曾亲自经手
 
  在《中国历代服饰文物图典》中,每一张图片都有详细的文字解说,对所涉及服饰的文化背景、文化背景、工艺特征、穿着方式做了详细介绍。而这些文物中有90%都是由高春明亲自经手鉴定。而这些文物资料每一张都来之不易。
 
  相对于青铜、陶瓷、玉器等中国传统文物,服饰是最“娇贵”的。大多数服饰在墓中,有的成了液体,有的粘成土块状,留存的古代服饰实物很少,因此非常珍贵。除了到全国的博物馆、图书馆、文物商店去寻找,高春明还去日本、美国、英国等国的博物馆寻找。
 
  原野考古,仍是看到实物的最好途径。高春明总是到处打听哪儿有古墓挖掘的消息。他带着相机,守候在古墓旁,一有丝织物出土,就抢在第一时间将它拍下。高春明介绍,秦始皇时代的服装,目前墓葬中仅出土过一件,而这件服装的出土过程自己曾亲眼见证,当棺椁打开后,仅仅几秒钟的时间,这件服装就氧化为尘。当时高春明用自己手中的相机,为这件服装留下了一张弥足珍贵的黑白照片。为了抢拍照片,高春明无偿帮助当地文物部门做服饰鉴定,亲到考古挖掘现场,获得了大量珍贵镜头。
 
  《中国历代服饰文物图典》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系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十三五”国家重点出版规划项目和上海市新闻出版专项资金资助项目。
 
  高春明曾主持多项国家重点科研项目,编撰和主持编撰有《中国分类美术全集》《西域艺术》《上海艺术史》《中国服饰五千年》《中国服饰名物考》《中国服饰形制史》《中国历代妇女妆饰》《中国衣冠服饰大辞典》《锦绣文章——中国传统织绣纹样》等学术专著四十余部,其中大部分著作被翻译成英、德、法、意、俄、日、韩等国文字,在世界各地出版,并获中国国家图书奖、中国政府图书奖、美国第25届书展优异奖、德国莱比锡全世界最佳书籍奖等奖项。
 
 
[ 资讯快报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快报
点击排行